黑光網 首頁 > 影樓資訊 > 熱點資訊 > 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轉載自:公眾號:快刀財經 2020-12-28 作者:朱末 我要投稿
分享到: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美夢成了噩夢,當初對旅拍的種種幻想,成了一地雞毛。

 

作者:朱末

來源:快刀財經(ID:kuaidaocaijing)

 

  “渡劫的2020年,熬過了疫情高峰,躲過了裁員風波,卻逃不開未完待續的結婚潮。”

 

  看似黑色幽默的段子里,恰是現實的投影。僅雙節長假期間,就有60萬對新人舉辦了婚禮,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11.2%,更有網友因國慶8天連趕6場婚禮,喜提熱搜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然而,這不過是開幕式,重頭戲還將在接下來數月內(元旦、春節,好日子數不勝數)上演,多地甚至出現因搶酒店不成,大打出手的傷亡事件。

 

  井噴的需求下,整個婚慶行業異常忙碌,作為剛需的婚紗攝影一馬當先,其中又以“旅拍”最得年輕一代青睞。

 

  時至今日,婚紗照早已不是象征性的裝飾品,而是被賦予對未來的期待、愛情的紀念、個性的表達等多種意義。

 

  既然一生唯此一次,多數人都想拍到極致,這正與主打反傳統的“婚紗旅拍”不謀而合,突破地域限制,私人創意定制,“度蜜月”和“拍婚紗”合二為一,每一項都精準戳中痛點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據《美團點評結婚行業藍皮書》顯示,有80%的95后選擇了“旅拍”,新風口下,鉑爵旅拍、克洛伊全球旅拍、原野映像環球旅拍等眾多機構崛起。

 

  與行業的爆炸式增長相伴相生的,還有無處不在的“潛規則”,虛假宣傳、隱形消費、坐地抬價、服務縮水等問題浮出水面。

 

  到最后,這場以萬元起步的昂貴“冒險”,很可能只是換個地方被坑。

 

01

要想人前顯貴

必要人后受罪

 

  站在婚紗鄙視鏈頂端的旅拍,有著無可替代的天然優勢。

 

  布置再華美的室內棚拍,也不及自然風光之妙。西藏雪山、法國薰衣草、巴厘島沙灘……隨便一拍,都是大片即視感。

 

  更何況,借由這幾年娛樂圈帶起的旅拍風尚,精明的商家們趁熱打鐵,推出“周杰倫同款”、“郭碧婷欽點”等不同套餐系列,讓“想體驗一把明星般感覺”的新人們心甘情愿奉上錢包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直到真正踏上旅程的那一刻,才能醒悟,所謂的“美好”只是泡影。如果說棚拍的體力消耗程度是800米跑,那么旅拍就是“鐵人三項+馬拉松”。

 

  往往前一天剛坐飛機抵達目的地,就要早起化妝換衣,在不同景點、不同城市間來回倒騰,有時能在同個“網紅”景區,碰到十幾對爭分奪秒的情侶。

 

  新人們以為的婚紗照,是攝影師一路跟拍,自己只需逛吃逛喝,狀態來了就開始擺造型,但實際上,被攝影師呼來喝去連軸轉才是常態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▲網友吐槽

 

  理想很豐滿,現實很骨感。有人心心念念到大理追尋“天空之境”,竟發現就是人蹲在一塊玻璃上,尷尬度爆表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所謂的“陽光海景”照,則是在海里嗆了鹽水,被烈日曬得黢黑,被大風刮個稀碎得來的為數幾張成品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為體現創意,攝影師還會設計出一些難度指數五顆星的動作,一旦失手,輕則丟臉,重則激化家庭矛盾。

 

  比如這個倒立親吻,十分考驗新郎的體力和平衡力: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再看這個一飛沖天,沒點雜技功底不敢胡來: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除了時間和精力,旅拍還需要付出更多金錢成本。通常來說,旅拍費用要比棚拍貴上2-6倍,新人們還要負擔所有工作人員的機酒開銷。

 

  廣州的趙先生最近正和當地一家旅拍機構交涉:“下單前客服有給我講,攝影師不和我們一起過去,因為剛好他人在那邊拍,可等我到了之后才發現,對方竟是機構臨時在當地找的一位非專業攝影師。”

 

  據業內人士透露,本地攝影團隊過去成本較大,很多器材道具都要現租,“轉手”賣給外地攝影機構代拍,是默認做法。

 

  但在面對客戶時,這些攝影機構不僅會額外收取中間差價,甚至連莫須有的攝影師跟拍機票錢都算在最終費用里。

 

  上述這些,和國外旅拍遇到的法律問題相比,又是小巫見大巫。去年1月,一對新人興沖沖來到泰國清邁拍照,結果被當場扣下。

 

  原因在于,為壓縮成本,機構辦的是旅游簽證而非工作簽證,若沒有相應許可就在其他國家“賺錢”,是違反法律的,泰國警方隨后以外籍人士非法從業罪對3人提起訴訟,得不償失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不止泰國,持旅游簽證進行婚紗旅拍早已被多國明令禁止,中國多個駐外使領館也曾多次發布提醒,但架不住心存僥幸者前赴后繼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海外旅拍的油水有多可觀,很多人并沒有概念。以馬爾代夫為例,旅費每人平均在11000元,搭配一名攝影師、一名化妝師,4人就是44000元,這還不包括婚紗套餐內的其他費用。

 

  正因如此,“暗箱操作”的小把戲屢見不鮮。目前巴厘島正常是不用給小費的,但無良商家們會蒙騙不明就里的新人們,從中再撈一筆。

 

  更極端的情況里,旅拍團隊的不專業還會釀成人間悲劇。今年9月,浙江一對新人在海邊拍照時突然被浪卷走,導致新娘身亡,而前一天,當地旅游局曾發布過預警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費時費力,燒錢傷身,即使是對婚紗照再為狂熱的情侶,大概率也沒勇氣再來一次。

 

02

暴利滋生黑幕

套路無處不在

 

  據《婚慶產業調研報告》顯示,2019年婚慶市場規模已突破2萬億元,其中婚紗攝影市場突破1000億規模,迎來“后暴利時代”。

 

  傳統拍攝的毛利通常在8%,而作為“進階版”的旅拍,毛利能達到30%,高毛利背后是旅拍本身高客單價的屬性。

 

  隨意打開某寶,國內旅拍的套餐價格最低為6999元/套起,國外則從29999元起至99999元不等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巨大的利潤,極低的門檻,跟風者瘋狂涌入。企查查數據顯示,我國共有14.8萬家婚紗攝影相關企業,發展速度有如龍卷風,僅2020年3月,就新增注冊821家,較2月環比增長了640%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然而,注冊資金在100萬元以下的企業足足占據了89%,這使得婚拍行業魚龍混雜,消費亂象無處不在,防不勝防。

 

  目前常見的旅拍類型有兩種。一種是由駐扎在當地的攝影機構與旅行社或網站配合,合作打包成旅拍主題游產品,像同城、途牛等都有成熟的“旅拍”業務,產品包括酒店住宿或機票。

 

  但這種模式的弊端也顯而易見,商家為拿提成,推銷新人跟著旅游團出行,只用一天進行短時間拍攝后便匆匆閃人,效果自然是粗制濫造。

 

  而有些黃牛窺破其中商機,干脆通過網上預約代理商,再聯系當地影樓,以賺取不菲的差價。

 

  一旦旅拍環節出現問題,沒有任何一個服務商會承擔責任,在不斷的“踢皮球”中,自行承受后果的只有新人們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另一種則是攝影團隊不在旅拍地,產品成本中會包含攝影團隊的機酒費用,此類攝影團隊往往是獨立運作的工作室,產品內容靈活,但隱患也更多。

 

  為提升競爭力,這些工作室往往會打出“低價促銷”、“0元試拍”等活動,來吸引客戶上鉤。

 

  事實上,不管噱頭如何天花亂墜,套路從顧客進門起就已開始運作。迫于現實,多數旅拍機構并沒有能力在異地開設分店,上面提到的代拍成了最優途徑。

 

  機構會一遍遍給新人洗腦:“你想拍的地方剛好有我們合作的工作室,他們更熟悉當地情況,拍得更好看。”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于是就會出現這種情況:在本地接待你的是業務員A,但在旅拍地接待你的卻是業務員B,由于這是兩個不同的合作方,A給B的合作費用是較低的,所以B會明里暗里增加收費,比如新人們在A那里付了8000元,到了旅拍地,B則要再收取1000-1500元左右的拍攝費。

 

  等到了景點,坑就更多了。套餐里羅列的多個拍攝地點,其實景點a景點b景點c都在一個公園里,攝影師會“好心”地提出多加一個地方,雖明知其中貓膩,但不甘心的新人們也只能妥協。

 

  而某些特定場景的拍攝 ,比如游艇,則需要新人們額外支付租賃費用,連女孩子的捧花,也可以加到800元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拍完片后,不管新人情緒如何,工作人員會軟硬兼施地誘導其當場進行好評,不達目的不罷休。

 

  事情到這里還沒有結束。曾有新人花19萬日元在日本拍攝婚紗照,希望拍出一套特別的婚紗照,拿到成品后直接崩潰,不僅妝容造型黯淡無光,整體構圖更是隨意潦草。

 

  四川綿陽一對情侶,繳納28999元遠赴巴厘島旅拍,結果照片上清一色的石頭、野草、黃牛,仿佛亂入了鄉村愛情的拍攝現場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無獨有偶,今年6月在廈門拍完照的王小姐直接投訴了12315,照片嚴重貨不對版,偷換概念的微電影漫天要價,客服的置之不理,讓王小姐忍無可忍。

 

  看似正規的合同,并不保險。合同上雖有寫明:“選片時若對拍攝不滿意可重拍,重拍后選片仍不滿意,退還扣除酒店費用后的所有款項。”但如何退款卻沒有明確表述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▲某旅拍機構合同

 

  美夢成了噩夢,當初對旅拍的種種幻想,成了一地雞毛。

 

03

權利方不對等

割韭菜無止境

 

  旅拍的跨地域性,使得監管存在死角,消費者投訴無門,加之行業缺乏自律,旅游拍攝成了“三不管產業”,商家們愈發有恃無恐。

 

  去年8月,X旅拍就被傳出涉嫌傳銷,以培訓和內購會為名,強制員工參加拼購。

 

  爆料人還指出,機構宣傳中的所謂國際品牌婚紗禮服,幾乎都是山寨;另需加錢的資深修圖師,不過是實習學徒;所有素材、軟件系統也都是盜版的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▲曝光的聊天記錄

 

  與提升業務能力的敷衍相比,諷刺的是,該旅拍機構一年投入的廣告費近7億元。有業內人士坦言,其10000元收入里有5000元是獲客成本,羊毛出在羊身上,兜兜轉轉還是要宰回到拍照的新人們身上去。

 

  惡性事件不斷循環。今年5月,鄭州“上花轎全球婚紗旅拍”人去樓空,負責人疑似跑路,60多位顧客的錢和照片全打了“水漂”,無奈之下,很多人不得不延期婚禮,心情與生活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另一個值得玩味的信號是,與婚紗企業數量的居高不下相比,婚紗攝影市場的規模增速正在放緩。

 

  從2017年開始,婚紗攝影市場規模增速大不如前,到2023年預計為640億元。因此,能否盡可能多的獲利,是旅拍機構們能否活下去(活滋潤)的關鍵。
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此外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旅拍并沒有帶來太多真正意義上的行業“變革”,雖然有些頭部機構已經在布局智能技術,但其本質依然是“流水作業”。

 

  套模板的擺拍動作,千篇一律的韓式妝容,固定的風景站位,滿腔激情的新人們,在一個又一個“坑”里摸爬滾打,最終也沒能得到預想中的那份“與眾不同”。

 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  “旅拍”行業還能火多久,這點尚且不好預測,但汲汲營營,機關算盡,反會將自己性命搭進去,也未可知。

 

  畢竟,壓倒駱駝的從來不是最后一根稻草,而是每一根稻草。
 

本文授權轉載自快刀財經(ID:kuaidaocaijing),掃描下面二維碼一鍵關注,擁有您的私人商學院。

讓男人受罪,女人心碎:動輒上萬的“婚紗旅拍”,才是終極套路王


免責聲明: 本站部分內容、觀點、圖片、文字、視頻來自網絡,僅供大家學習和交流,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。如果本站有涉及侵犯您的版權、著作權、肖像權的內容,請聯系我們(0536-2986556),我們會立即審核并處理。
網友評論
  • 彭先生
    28歲
    化妝師/化妝總監/主管/造型師
    8k-10k
    阿先生
    23歲
    攝影師
    10k-15k
    楊先生
    32歲
    總經理/店長/銷售經理
    面議+提
    高先生
    28歲
    總經理/店長
    10k-15k
    加先生
    25歲
    攝影師/寫真攝影師
    5k-8k
    劉先生
    28歲
    攝影師
    5k-8k+提
    王先生
    38歲
    攝影總監/主管
    10k-15k+提
    明女士
    25歲
    化妝師
    8k-10k+提
專訪新生兒攝影師桃子
專訪新生兒攝影師桃子
很多黑光圖庫的網友對桃子老師一定不陌生,他的作品總是給人一種幸福溫馨的感覺…
專訪修圖師溪溪
專訪修圖師溪溪
伊人如畫,歲月如歌,一幅幅充滿靈秀之氣的古風人像攝影作品均出自修圖師溪溪之手…
專訪兒童攝影師吉祥
專訪兒童攝影師吉祥
到兒童攝影,呈現在大家腦海里的一定是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和天真可愛的表情…
專訪安文超修圖培訓機構
專訪安文超修圖培訓機構
學習僅僅是技術進步的開始,只有不斷的努力和探索才讓充實自己,讓自己離目標更加的接近…
專訪數碼師范文杰
專訪數碼師范文杰
他在這個行業已經工作十余年了,他見證了攝影從膠片時代到數碼時代的過度…
專訪攝影師曉俊
專訪攝影師曉俊
人生沒有捷徑,也沒有高速路,想要做好任何一件事情,都是不容易的…
專訪攝影師霖灝
專訪攝影師霖灝
我們請到了“五月映畫”工作室的攝影師,當然也是這家工作室的創辦人,霖灝…
專訪中國金夫人集團總裁周生俊
專訪中國金夫人集團總裁周生俊
一位在人像攝影行業辛勤耕耘49年的和藹可親的長者,取得的輝煌讓他在行業里…
野外强奷女人视频全部过程